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都市·青春 > 无爱相欢:恶魔首席小小妻 > 第154章 爱是你我,大结局(20)
听书 - 无爱相欢:恶魔首席小小妻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54章 爱是你我,大结局(20)

无爱相欢:恶魔首席小小妻  | 作者:潇潇暮雨|  2022-09-21 14:45:03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第二十章爱是你我,大结局(20)

李欣汝鄙夷地看着颜曼丽,这个女人刚才只顾着自己,差一点儿就陷自己于危险中,冷笑,“安乐死的药物?亏你能想的出来,颜曼丽,这次你也该认清了,谁才配和尹总在一起。你虽然出身名门,各方面都比席珍优秀,但是,你却有一颗蛇蝎般的心肠,所以,那些物质的东西在与善良正值的心对比下,根本就不值得一提,你还是赶紧滚出尹家吧。我看如果你不滚出去的话,把你的事曝光出去,你可是很丢脸的哦!”。

“你们不应该这样对我。”颜曼丽哭着激动地大吼出声……。

在将法拉利漂移了二十分钟左右,尹泽翰在稀疏地公路上看见抓走席珍的那辆车,黑眸如同一个千年冰潭,闪烁着诡谲地光芒,超越那辆车,将法拉利横向那辆车的中央,两声紧急刹车震耳欲聋。

“那辆法拉利怎么突然横过来,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一位脸上带刀疤的男人对另一个强壮的男人说道。

席珍在后座手与脚被绑在一起,嘴上被贴了粘布,虽然没有看到尹泽翰,但听着法拉利,听着突然横过来,她的心脏狂跳不止,这个白痴,一直都被骂她笨,他怎么比她还笨,怎么可以自己追过来!

尹泽翰推开车门,全身散着yin佞之气地下了车,将黑色地西服脱下扔进车里,凌厉地眼眸看着下车的四个凶神恶煞地男人,俊脸如同撒旦,唇角掀起抹yin鸷地弧度,“如果不想死,就把你车里的女人放下来!”。

四人中其中一个男人看向另三个男人,互相了下脸色,很显然,他们认出了尹泽翰,更知道尹泽翰是席珍的丈夫,不再多说,四人与尹泽翰动起手来。

听着外面频繁地传来的打斗声,席珍整颗心提到嗓子音,绝对比她自己被绑还要紧张,在作为司机的男人也下车帮忙后,席珍挣扎着坐起身,用牙齿撕咬着绳子,终在十几分钟后,她弄掉了手腕上的绳子,解开脚下绳子的同时,她听见警车的声音,下了车,便看见俊脸挂了彩,胳膊被坎伤,血流不止的尹泽翰,他睨了眼地下躺着的受伤的四人又看向她,那眼神里似乎写着,‘你老公很棒吧’,邪气地俊脸唇角扬起邪魅地弧度,却因为有伤,痛地蹙眉。

顷刻间,席珍眼里蓄满了泪水,这个比她还笨的男人,迈步跑向他。

尹泽翰无限宠溺地看着向他跑过来的席珍,倏地大喊出声,“小心!!!”。

席珍疑惑地瞬间,感觉整个人被尹泽翰旋身抱了起来,随即,在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后,她眼睁睁地看着尹泽翰身体下滑倒在地上。

席珍脑里一片空白,只感觉心仿佛在那一刻被人凌迟了般的痛,她不知道尹泽翰哪里痛,只是他痛地蹙眉,唇角却还扬着邪魅地弧度,似是在安慰她。

“尹,尹泽翰。”席珍晶亮地大眼睛里满是泪水,快速蹲下身,将脸色苍白的尹泽翰揽进怀里,纤手沾上了粘粘的液体,拿起来看,刺眼的鲜红!“血,你,你流血了。”她害怕、紧张,甚至忘了在第一时间要向征服开枪男人的警察们求救,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在尹泽翰地俊脸上。

“笨女人,哭什么,我,我死不了。”尹泽翰性、感地唇扯出一扯虚弱地弧度,吃力地想伸手抚去席珍的泪水,却在抚在一半时,滑落掉地。

“尹泽翰,尹泽翰!!!”席珍哭着急切地唤道,尹泽翰却再没有一丝反映,抬起头目光迷惘地看向走过来的警察,失声哭道,“救命啊,救救他!!!”……。

医院的长廊里,雅琦狐疑地看着推往急救室的病人,到底是什么人,在皇室以及萧氏两家都告知此院不允准再收任何病人,以防是记者的情况下,院长不惜得罪两家而选择救治?

倏地,她看见那簇拥着的病人中的一抹娇小倩影,那个记忆里深到不到再深的倩影,就是她,让轩爱上,宁愿牺牲自己,也要救她。也还是她,让已经失去了记忆变成锦的轩,为之再一次显些送命,轻喃道,“席珍?”看着消失在电梯里的几人,她转身,乘上电梯,赶往急救室。

待她赶到时,病人已经被推进手术室,只见席珍抱着双膝无助不安地坐在长椅上,她将手紧攥成拳头,塞进嘴里,以防自己哭出声音,看起来那么倔强而脆弱,迈走到近前,“席珍?”。

席珍没有听见雅琦的声音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尹泽翰不会有事的,像他那样的人,一看就是长寿的样子,所以一定不会有事的。他一定还会像最近一样,在晚上的时候死皮赖脸地闯是她房间,然后任她怎么推打他,他也不是会抱着她入睡。他一定还是会在有人欺负她的时候站出来,替她讲话。他一定还会像以往一样,在她起床下楼时,看见他正在做小帅哥游戏,所以,他绝不会有事!

不知不觉中,泪水布满了席珍整张俏丽地小脸,她从来都不知道,自己是这样的在乎尹泽翰,这么害怕他会离开自己。

雅琦伸手安慰式地拍拍席珍的肩膀,“是尹泽翰在里面吗?”。

席珍这才缓缓抬起头,一双红通通地大眼睛透过氲氤地眼眸看见了雅琦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“别太担心,会没事的。”雅琦轻叹了一口气,难道这就是宿命吗?上天将符合轩骨髓的尹泽翰安排进了医院?“你都不问,我为什么会在医院吗?”。

席珍收回看向雅琦的目光转看向急诊室,现在她没有心情关心雅琦的事情,只希望尹泽翰能够平安。

“看你这么紧张,难道是爱上了尹泽翰了吗?”雅琦坐在席珍身边,追问道。

席珍头也不看雅琦的说,“我,现在没有心情说这些,只是希望他平安。”。

“我知道你没有心情,但是我求证一下,你还爱不爱轩?”雅琦看着猛然回头的席珍,琉璃地眼眸泛起黯淡地光泽,奴了奴嘴,思及说,“让我来告诉你一件事情,萧逸锦就是萧逸轩。真正的萧逸锦在几年前就已经去逝了,老爷子为了让失去记忆的轩忘记你,从尔编造出一个他是萧逸锦的谎言,将所有能证明他是萧逸轩的证据全部销毁了。”。

席珍脑中嗡地一声,这个消息知道的太突然,使她怔愣地看着雅琦,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,声音颤抖,不可思议地关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。

“我说,萧逸锦就是萧逸轩!”雅琦重复,看着眼中仍难以置信的席珍,续尔道,“我没有骗你。”。

“我,知道。”熟悉的薄可味,熟悉的温柔,熟悉的伤疤,熟悉的感觉,席珍突地轻笑,笑中混着泪水,老天爷,你怎么这么残忍,怎么可以这样戏弄她本就辛苦的人生!“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?”。

“你和轩在酒吧见面那天,他发生了车祸,今天刚苏醒过来,但却因为骨髓受损,随时都可能死掉,院方以及皇室发布消息寻找合适的骨髓,但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。”雅琦看向急诊室,说,“我们调查过,只有尹泽翰才能救轩。”。

“请你离开这里。”席珍低声说,看着仍旧未动的雅琦,声音冷低而激动的说,“为什么要现在告诉我这些?如果可能,我宁愿你们骗我一辈子。现在尹泽翰因为我生死未卜,你却对我说这些,不觉得太过残忍了吗?走,马上给我走!”。

“我走可以,但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。”雅琦起身,鞠躬道,“我相信你是你不会不管轩的,因为你还爱他,他是因为你才会两次都走进鬼门关的,拜托了你,救轩。”。

席珍闭上眼睛,纤长地睫毛涌现出泪珠……。

得知尹泽翰中枪的消息后,急急忙忙赶来的徐雅馨,满眼是泪的看着蜷缩着坐在长椅上的席珍,问,“翰儿,怎么样了?”。

“不知道。”席珍看着徐雅馨,歉意地说,“对不起,妈妈。”。

“傻孩子,这怎么能怪你。”徐雅馨心急如焚,看着小脸上毫无血色的席珍,拥住了她说,“翰儿会没事的。”。

下一秒,“妈咪。”小帅哥稚气地声音传来,席珍转头便看见了小帅哥以及颜曼丽和尹静蕾。

“哥哥,怎么样了?”尹静蕾泪在眼圈,紧张地问。

席珍摇了摇头,起身抱住小帅哥在怀里,看着这个缩小的尹泽翰,在心底说:尹泽翰,你说过儿子还小,需要照顾,需要保护,所以你这个做爹地的,不可以有什么不测。

“都怪你!”颜曼丽纤手愤愤地指着席珍说,“要不是你,翰就不会有危险。”。

“闭嘴,你没有资格说我妈咪!”小帅哥凛冽地黑眸瞪着颜曼丽,那冰冷的语调让人难以想像是出自一个四岁的孩子。

颜曼丽以及令三人一怔。

小帅哥转头用小手擦着席珍脸上的泪水,恢复奶生奶气地说,“爹地说过,如果他不在妈咪身边,有人欺负妈咪,做为男子汉的小帅哥,要帮爹地照顾好妈咪。”。

一种甜蜜与酸se地情绪涌上席珍心头,她收紧抱着小帅哥的手臂……。

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,五个小时后,急诊室的门被护士推开,昏迷的尹泽翰被推了出来。

“医生,他怎么样?”席珍迎上,紧张地问。

“尹少爷腰椎里的子弹已经取出来,手术做的很成功。”医生有礼地说完,几人悬着的心落了地……。

“你们都回去吧,我来照顾他,”VIP病房里,席珍对徐雅馨等人道。

徐雅馨见席珍怀里要睡着的小帅哥,抱了过来说,“那我们就先回去,明早再过来。”。

“恩。”席珍点头应了下。

“走啊!”尹静蕾拉着不情愿走的颜曼丽说,“还好意思跟来,赶紧收拾东西离开我们家。”。

听见关门声,席珍重新坐回了椅子上,伸手抚上尹泽翰英俊地脸庞,“尹泽翰,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如果你对我坏一点儿,我也许就不会这么纠结了。”握上他有些冰冷地大手,轻声说,“以前都是你的手很热,帮我暖手,现在我来帮你暖。”看了看他的手说,“一个男人的手,怎么可以长的这么修长漂亮呢?喂,尹泽翰,你知道吗?你是神丢在凡间完美却矛盾的不合格的作品,因为你不可一世,自大霸道……”

……。

清晨,暖洋洋地阳光洒在病房内,尹泽翰缓缓睁开眼帘,环视着陌生的病房,手刚动却感觉被什么紧握着,垂下眼敛,看见趴在床边握着他手睡着的席珍,睡梦中,她紧蹙着秀眉,似乎睡地极是不安,他仍是习惯地想伸手为她抚平,她却醒了。

“你醒了,感觉怎么样?”席珍用惺松地眼眸看着尹泽翰忙问。

“你很担心我吗?”尹泽翰即便是脸色苍白,但却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帅气,唇角掀起抹邪肆地弧度,语调却无比认真。

席珍避而不答,“我去外面倒些水,你的唇有些干。”快速转身走出病房,她发现自己越来越适应不了尹泽翰炽热地目光了。

尹泽翰邪惑地黑眸泛起笑意,那个小女人脸红了呢,‘叩、叩’听见敲门声,他掷声道,“进来。”。

“尹少爷,早上好,我们来您检查一下身体。”医生说着,身后尾随护士走近尹泽翰……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席珍笑着推门走了进来,并没有察觉出尹泽翰的不对,将水杯递到他面前说,“慢点喝,有些烫。”。

尹泽翰炯亮地黑眸凝着席珍秀丽地小脸,忽地唇角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,掷声说,“喂我喝。”。

“你以为你是小孩子呀?”席珍好笑地瞪了一眼孩子气地尹泽翰,“快点,自己动手拿着喝。”。

尹泽翰将席珍手中的水杯接了过来放在床柜上,用没有受伤的手臂抓起席珍的手腕,一拽,便将席珍拽进了怀里,他俯身看着她樱唇的小嘴不由自主地霸道地缄封上,撬开她的贝齿,长舌直入,缠、绵而肆意地索取着她的甜蜜。

席珍本能地挣扎,换来的却是尹泽翰疼痛地闷恩,知道定是因为自己碰到他受伤的手臂了,于是出于他是因为救她而受伤的心理,她不再动,在被他快要吻地窒息的时候,不经意间回应了他,还是第一次,她回应了他,两人的吻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接吻!

尹泽翰虽然心喜席珍回应地吻,可却在想到刚才时,那双炯亮地黑眸呈现黯淡。

“怎么?有什么不对吗?”尹泽翰蹙着眉宇,犀利地眼眸看着医生那张变幻变漠地俊脸,沉声问道。

“这……”医生犹豫了下,在收到尹泽翰眼神警告的时候,无奈道,“手术并没有预计的成功,子弹打中了腰椎,所以,所以……”。

“所以我站不起来了,是吗?”尹泽翰声音低佞yin鸷。

“也,也不能完全这么说,但,但眼下看来是这样的,除非,除非存在奇迹。”医生吞了吞唾液,本以为尹泽翰会发怒,却没想到他只是闭上眼睛,蹙眉若有所思的一分钟后,说,“不要告诉我妻子,出去吧!”。

‘哐――’门猛地被人推开,打断了尹泽翰的回忆,他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席珍,幽深地眼眸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女人,如果他没记错,她是萧逸锦身边的人。

“不好意思,打扰到你们了。”雅琦歉意地说,随即看着席珍道,“轩现在的状况越来越差了,刚才他又昏过去了。”。

席珍脸颊上由尴尬地红转变为苍白,上前急切地问,“轩在哪间病房?”。

“跟我走。”雅琦伸手拉住席珍的手腕,迈步往病房外走去。

“等等!”尹泽翰出声,蹙眉唤住了雅琦,掷声道,“告诉我是怎么回事,难道萧逸轩还活着?还是说,萧逸锦就是萧逸轩?”。

雅琦回身对视尹泽翰犀利地眸,思及也不隐瞒地说道,“是的,萧逸锦就是萧逸轩,现在他出了车祸,骨髓受损,随时都可能离去,只有你的骨髓能救他,所以请你救救他。”。

“是这样吗?”尹泽翰将寻问地目光看向席珍。

席珍轻微地点头,“我能确定,他就是轩!”。

尹泽翰闭上眼睛,浓密地睫毛覆盖上眼帘,良久,他睁开令人窥看不得一丝所思的黑眸看向席珍,“你希望我救他吗?”。

“希,望。”席珍下意识说道。

一抹受伤地神情在尹泽翰地俊脸上转瞬即逝,“你先去看他吧,让我考虑一下。”。

“谢谢。”雅琦拉着席珍的手走出了病房。

门关上的一刹那,尹泽翰那落漠地神情,刺痛了席珍的眼,她的心,莫名地一痛!

思绪了十分钟后,尹泽翰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,拨通了夏耀司的手机,“耀,给我查五个人的底细,据我猜测是‘狼族’的人,现在在美国第八监狱,底细摸清后,让他们消失在这个世界上!”那两个消失说的极为平常,让你完全联想到,会与死亡挂上勾。

“他们是‘狼族’的人不错,并且消失了,主使指是‘狼族’老爷子。”夏耀司特有的好听沉声讲述道,早在听到尹静蕾说尹泽翰被人袭击中枪的时候,他就已经着手调查此事,他们五兄弟,不允许外人伤害的!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。

“老爷子,呵……那么大岁数的人了,竟然不知道什么人能动,什么人不能动!敢动我尹泽翰的女人,应该让他知道代价这两个字的意义。”尹泽翰唇角勾起抹残忍地弧度,“让他余生在轮椅上度过!”。

“OK。”夏耀司风淡云应地应道,随后漫不经心地调调说,“知道你没死,我就不用过去了。”。

“即便是我没死,你也要过来。”尹泽翰声音低沉,一本正经的说。

夏耀司蹙眉……。

萧逸轩从昏迷中缓缓醒来,湛蓝地眼眸看着席珍,眨了眨后,声音沙哑地问,“是幻觉吗?”。

“不是。”席珍轻轻地摇了摇头,哽恩着说,“轩”。

萧逸轩浑身猛地一震,伸手握住席珍的纤手,是真实的,“看来真的不是幻觉,真的是你。”薄唇扬起抹儒雅地弧度说,“对你来说,在这个时候知道我是轩,太残忍了,因为,我可能要再一次离你而去了。”。

“不会的,已经找到适合的骨髓了。”席珍浅笑,不知道为什么,当知道萧逸锦就是萧逸轩时,面对萧逸轩,她的心不会再向之前那般小鹿乱撞,心湖击起涟漪,那种感觉反倒是久不见的亲人,在得知他安然无恙后,放心下来了,“好好配合医生治疗,会没事的。”。

萧逸轩坐起身,炯亮地眼眸观察着席珍的表情,愠声问,“我是不是醒来的太晚了,这一觉睡了五年,看着你成为别人的妻子,虽然陪在你身边,但却是以萧逸锦的身份,让你无时无刻不在难过。”。

席珍坐上、床,轻轻拥抱上萧逸轩,眼里的泪水滑落,浅笑着说,“轩,我想你,谢谢你还活着,要好好的活着。”。

“我们还能回去吗?”萧逸轩回拥上席珍,问。

“回不去了,我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妈咪,是尹泽翰的妻子,而且,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已经爱上了尹泽翰,虽然他很霸道,有时候甚至无理取闹,但更多的时候是,在我倦了、累了的时候,他会守在我身边,以自己独栽的方式保护着我。”。

萧逸轩收紧了抱着席珍的手臂,“你会幸福吗?”。

“会。而你,要比我幸福。”席珍轻声说……。

“翰,你真的决定好了吗?”颜曼丽激动地声音由尹泽翰的病房传来。

席珍顿了下脚步,纤手把上扶手,推开了门,只见颜曼丽坐在床边,笑靥如花地看着尹泽翰,好像有什么喜事似的。

尹泽翰觑了眼席珍,将眸中的留恋与不舍很好地隐藏,磁声说,“决定了,我会和席珍离婚,然后我们去荷兰,盛产蓝色yao姬地国家。”面无表情地将床柜上的离婚协议书递给席珍,冷声道,“让我把骨髓捐给他也可以,但你必须在这份离婚协议书上签字。儿子可以跟你,反正他无论跟你走到哪,都是我尹泽翰的儿子,至于财产,你看一下上面的,如果不够再叫律师添加。”。

席珍一眨不眨地看着尹泽翰地俊脸,她想看出,他到底怎么了?却看不出任何不妥,如梗在喉,“为什么,突然要离婚?”。

“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吗?现在萧逸轩还活着,你应该和他在一起。我要的女人必须全心全意只爱我一个,例如,曼丽。”尹泽翰看着席珍,倏尔嗤笑道,“干嘛摆出那副难过的表情?难道说你爱上我了吗?千万不要,因为我,从还没有爱上过你,只是想征服不听话你,觉得新鲜而已!”他的心,痛地仿佛被生生钉进了数百颗生锈的钉子。

女人,我说过要让你幸福,但是现在,我已经不能给你幸福了,让你得到幸福的方式,就是还你自由,任你回到萧逸轩身边。虽然,我的心会痛,虽然,我的心会有诸多不舍,但是,只要你幸福就足以了。你这个拥有着神奇魔法的小女人,在我心里种了颗魔幻的种子,生根发芽,根深蒂固,让我爱你,爱到自己觉得不可思议,可以为了让你幸福,达到将你拱手送人的地步。

“签字啊!”颜曼丽鄙夷地看着席珍,冷笑出声,虽然尹泽翰告诉她,这只是在演一场戏!

席珍木讷地接过离婚协议书,深深地看了尹泽翰平静无波的眼眸,“如果这是你的选择,我尊重。”潇洒地签下席珍二个字后,将离婚协议书放到床、上,快速转身出了病房。

席珍一步一步缓步地走在长廊里,最终来到无人的地方,无力地缓缓蹲下,纤手捂着胸口痛哭。

心,真的好痛。

她突然明白五年前,她不是离开,而是逃开,因为那个时候,她就发现自己爱上了总会邪邪地、霸道地、关心她的尹泽翰,她以为离开就会停止爱,或者那只是错觉的爱,不想承认,但却随着时间流动发现,不是错觉,那五年,她竟然总会不自由主地想念他,想念他突然地邪笑,想念他西服上淡淡地烟草味,直到现在心痛的快要不能呼吸了,她才发现,自己有多么爱尹泽翰……。

……

一年后,美国的某栋公寓里,席珍顶着一头俏丽而有些蓬乱地短发,一件丝质睡衣来到门前,透过猫眼,看清锲而不舍地按门铃的两人,打开门,嘟着嘴道,“落雨、欣汝,你们两个干嘛,不知道白领早九晚五的上班很辛苦吗?周六也不让人睡着懒觉。”。

落雨和欣汝神秘兮兮地一笑,随即落雨装作不知道的问,“小帅哥呢?”。

席珍挠了挠头发,懒洋洋地说,“被蕾蕾领走,去尹家了,你们来有什么重要的事?”。

“你怎么知道是重要的事?”欣汝笑着问。

席珍窝进沙发,分析道,“你挺着四个月的大肚子,落雨家里还有两个多月大的婴儿,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,会来吗?”。

“恩,聪明。”欣汝讪讪地笑笑,催促着说,“现在开始按照我和落雨说的办,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梳洗打扮好自己,然后和我们出门。”。

“为什么?”席珍眨吧眨吧大眼睛问。

“你就别问为什么了,快去实施!”落雨拉起席珍,推着她往卧室走去。

一直到了被精心装点的教堂门口,席珍都还在迷糊,下了车,问向齐落雨,“谁结婚啊?你拉我参加婚礼?”。

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,先跟我走。”欣汝对齐落雨偷偷地摆了个V的手势,两人相视一笑。

“你们拉我去哪?”席珍一个头两个大,这大肚子孕妇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的力气,不行,得让黎明管管他的大肚婆……。

席珍是被齐落雨和欣汝两人‘绑架’走进教堂的,其实对于教堂她并不排斥,真正排斥的是她身上穿着的上千万元钱的,独一无二的白色婚纱,尴尬地低着头,这两个这家伙,就算跟新娘子不合,也不应该这样砸人家场子啊。

“好了,新娘子已经带到了,剩下的就交给你了。”齐落雨愉快地出声,与欣汝两人坐进宾客位。

新娘子?指自己?难道是没睡醒听错了?席珍狐疑地抬起头,一束炫目地阳光照在朝她走过来身穿黑色礼服的男人身上,他有精致地脸庞,一双深邃闪烁着邪惑地眼眸,透着溺地笑意,高、挺的鼻梁,性、感的薄唇,慑人的贵族气质,“笨女人,傻了吗?不认识了吗?”天!说出来的话,还是那种不可一世的调调。

不认识?怎么可能不认识,这个让她发现自己爱上了他的当天,与自己离婚的男人。

尹泽翰黑眸宠溺地看着他的小女人,一年了,他好想她,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想她,就是因为她,他才会如此努力的做复健,重新站起来,他的小女人,长发虽然剪成齐耳短发了,但还是很漂亮,发间别着的闪耀钻石皇冠,却怎也比不上她那双让人移不开眼球地灵动大眼睛,樱红的唇因紧张而抿在一起,诱仁一亲芳泽,他亲手设计的婚纱穿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,真美,像仙子下凡。

席珍目光瞥向教堂四周,都用她最喜欢的百合花和满天星装点的,加之一些汽球等事物可以看的出来,是非常精心的装点,而前来的宾客,其中不缺乏黎明、史乔芬、徐雅馨、尹静蕾、苏倩倩、小帅哥以及萧逸轩……脑海中第一感觉就是,就算计了,下意识地提着婚纱,转身向前跑,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四个yao孽男给拦住了。

“小珍珍,你们的马拉松爱恋也应该结束了。”夏耀司上挑浓眉,戏笑地对可爱说。

林一凡表示同意地点头,“我女儿都已经一岁了。”。

“这次,你逃不出翰的魔掌了。”欧阳瑾双手环胸。

一向话不多的宋思敏,结束道,“恩。”。

“可是。”席珍还没有等说完。

尹泽翰已经停步在席珍身边,他长臂揽上席珍的纤腰,邪气地俊脸带近她,比一年前更加邪肆霸道,“今天,你必须做我的新娘!”。

“不要。”席珍瞪眼,猛地推开尹泽翰,低声道,“凭什么你说离婚就离婚,你就结婚就结婚,我又不是你的木偶,去找颜曼丽结吧!”。

尹泽翰早已料到席珍会走,他也不怒,只是箭步上前,一个弯腰打横地将席珍抱进怀里,走在红地毯上,来到牧师跟前,暧昧地俯在她耳畔说,“笨女人,颜曼丽已经是一个过去了,你才是我的未来。”。

席珍挣扎,眼里泛起湿润的液体,这个混蛋男人,鬼话连篇,她才不要相信,“我不要嫁给你。”。

尹泽翰担心摔倒席珍,顺势将她放在地上,在同时一时间,抓起她的小手,套一枚熠熠生辉地钻戒,唇角勾起邪气地笑,“戒指已经戴上了,从这一刻你就是我老婆了。”。

“我不。”可爱还没说完。

尹泽翰打断道,“新郎可以吻新娘了。”仍是一惯霸道地缄吻,狂热地吻着他日夜思念的小女人。

祝福的掌声四起,萧逸轩欣长地身影站起身,唇角弯起儒雅地弧度:丫头,尹泽翰真的很爱你,祝福你们,转身朝教堂外走去……。

人生总会有许多错过,如果当初,没有徐雅馨的生日宴。如果当初,没有席珍的落海,萧逸锦的失忆。如果当初,没有尹泽翰的‘逼嫁’。那么,席珍也许就会和萧逸轩幸福地生活在在一起一辈子,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,反倒是有许多个回不去,这些回不去往往是上天注定的缘份,有些人,有些事,早已在最开始的那一秒,就注定要到老了。

例如,尹泽翰和席珍,一路吵,一路闹,最终修长正果。

又例如,低调地独自返回英国的萧逸锦,在飞机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女孩,只为了躲过对方的追杀,拿他当挡箭牌,主动吻了他不说,还扬言他是她的未婚夫……属于他的爱情渐渐绽放开奇异的色彩了……。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