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都市·青春 > 妃常掠爱,傲娇王爷不下堂 > 【296】一起等到她原谅为止(大结局)
听书 - 妃常掠爱,傲娇王爷不下堂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【296】一起等到她原谅为止(大结局)

妃常掠爱,傲娇王爷不下堂  | 作者:宅十三妹|  2022-09-24 06:30:0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分享到:
关闭

聂红艳知道,这么多年的怨恨,一夕之间烟消云散,正是由于自己对于这个男人的爱。

所以,行走在人世间,能够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,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!

眼见着自己的儿子找到了这个人,却因为自己的私心和仇恨,让两个好孩子生生分离,造的什么孽啊!

“说,我要听你亲口说,你只爱着我一个人。”

聂红艳望着眼前无比孩子气的男人,哑然失笑。

“谁爱着你?”

“还不说,是不是?一定当年看着我都不过来,伤心失望得睡不着。”

夏侯武说着,顿了顿,又道:“其实,我才是彻夜难眠,一个人在书房里留到很晚,一本奏折都没有看进去,满脑子都是你轻声娇笑的样子。”

聂红艳点点头。

“正是因为我们感同身受,所以,不能让然儿继续吃苦了,那个孩子,是我们亏欠他太多了。”

夏侯武一怔,想起当初那个倔强的脸,不由得笑起来了。

“哎,我们父子俩,都栽在同一种类型的女人手里,命中注定的劫数啊!”

“去去去,少在这里贫嘴,还是想想如何将那倔强的小丫头劝回来。”

两个人并不知道其实水玲珑和夏侯然经历了许多事情。

越接近香榭湾,聂红艳的内心就越忐忑。

毕竟,水叮当是被她打伤的,如果水玲珑因为这些事情不肯原谅她,怎么办?

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担忧,夏侯武说:“没有关系的,如果玲珑不肯原谅,我们一起等到她原谅为止。”

说说笑笑,很快就到了香榭湾。

几个徒弟将山上的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夏侯武环顾四周,微微勾起嘴角:“看样子,你将这座山头管理得非常好,此次,我怕是被你骗来当压寨夫君了吧?”

聂红艳也乐了,笑着拍了一下夏侯武的肩膀。

“你去内室休息一下吧,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呢,跟着我翻山越岭的。”

确实有点喘气,夏侯武也不推辞,拎着包袱就进去休息了。

想了想,聂红艳换上日常的服装,喊来了一个徒弟,询问水玲珑是否回来了。

徒弟有点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说。

看见聂红艳严厉的表情,还是说道:“前日还听说在后山采药呢,师姐……有点行踪不定,徒弟也说不准。”

后山?

想起那个山洞,估摸着水玲珑一定想起什么来了。

聂红艳眸子一沉,一股异样的情愫弥漫开来。

交代好一切,她疾步往后山走去。

隔得有点远,就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。

果然是来了这里。

水玲珑呆滞地望着山洞,脑海里回想着当日的一些情景。

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内心却感叹道:“想那么多有什么用?谁知道他是真心还是假意?或许,等到下一次还有什么事情的时候,他还是会不提前预知就擅自做主了。真是恨死他了。”

等了好半天,也不见水玲珑转过身,更没有听见她说话。

而且,来了一个人,她似乎都没有感应到,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。

清了清嗓子,聂红艳轻声道:“玲珑……”

水玲珑吓得一个哆嗦,迅疾转身,看见是聂红艳,百感交集。

嘴唇嗫嚅了好半天,仍旧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

还是不说罢了,水玲珑拾步准备离去。

“玲珑,还在责怪为师?”

水玲珑抬起眸子,厉声反问:“不应该责怪吗?”

如果不是师傅的一意孤行,云逸朗怎么会娶了公主,她又怎么会爱而不得?

天哪!

水玲珑被自己第一时间的想法惊呆了!

这是不是表明,自己是深爱着夏侯然的呢?

“是,你要责怪,师傅无话可说,可是,其中的过往,师傅还是要和你说清楚。不过,既然你找到这个山洞,说明你已经知晓了很多事情。”

水玲珑点了点头。

“别说了,现在,我什么都不想听,事情,都过去了。”

“其实,然儿是个很内敛的人,作为他的母亲,我可以深深感受到他的难过……”

水玲珑毫不客气地打断聂红艳的话语。

“他吃好喝好,府邸还养着几个如花美眷,能有什么难过的地方?”

说得这么酸溜溜的,看来还有戏。

“你真是误会然儿了,其实,他以为当初救他的那个人,是绿乔,他已经忘记当时的事情了,不过,你可以放心,绿乔还是清清白白的女儿身,我会找一户好人家将她早日嫁出去。”

“这个事情和我无关。”

说完,水玲珑就要离去,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。

聂红艳只得下一剂猛药。

“恩,幸好,别个都以为王妃不在了,也不需要多此一举……”

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水玲珑脚步一滞,微微停在原地。

聂红艳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嘴角,继续说道:“你不在京都,那边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几个不成器的王爷都争红了眼,不同程度地受伤了,你看,连你们的父皇也奄奄一息,我可是废了好半天力气才将你们父皇带回来修养,也不知道是不是得十天半个月才能积蓄一些元气,哎……”

连父皇都奄奄一息,那岂不是……

水玲珑的心被揪得紧紧的,很想知道夏侯然到底怎么了,又不好意思问出口。

顿了好半天,她才红着脸问道:“那现在皇宫怎么样了?”

聂红艳感叹道:“哎!谁知道怎么样了,能够第一时间逃脱出来都是幸运的,只是可怜我的儿子……”

“他怎么了!”

看吧,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了吧?

反正说的是儿子,她可是有两个儿子呢,不算说假话。

“他浑身都是剑伤,看得我这个为娘的心痛啊!也不知道在等什么,死活不肯离开京都,情势紧急,好说歹说都不肯听话,迫不得已,我才打晕了他,连夜送往神医谷去诊治,祈祷……可以早日康复!”

“伤得很重吗?”

“可不是,皮开肉绽的,太子这个混球,老娘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他!!”

一听说是太子干的,还真是有这种可能性。

其他王爷的实力,哪里比得上太子?定然是太子使出了拙劣的手段。

连师傅都这么生气了,咬牙切齿地恨,想必伤势非常……惨不忍睹。

拳头握了又握,情绪压制又压制。

水玲珑好不容易找到自己苦涩的声音:“去了神医谷,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的。”

“才不是,神医四处云游,还不知道能不能及时回来,如果不是因为你们父皇伤得一样重,我怎么可能放他一个人在那边,任由几个无知的小药童来伺候着,也不知道……”

假装的哽咽声还没有持续下去,红色的身影已经冲了出去。

聂红艳刚要笑起来,却陡然看见水玲珑又折返回来,惊得满脸尴尬。

不过,水玲珑根本没有抬起眸子看看师傅的表情。

因为她自己都是满身不自在,一方面恨自己不争气还是忍不住想去看看他,另一方面又羞又赧怕师傅笑话自己,只得垂下眸子,望着地面。

“师傅,徒儿有事……是有一点急事必须走了……”

“恩,急事要紧,先去办吧!”

只是,还没有走出香榭湾多远,就看见了一辆马车飞奔而来。

锦布、绸缎,装饰得无比华丽,水玲珑为了避免麻烦,她侧身站在一边。

疾驰而过扬起的灰尘呛得她捂住口鼻咳嗽。

下一个瞬间,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水……王妃……哦,不是……”

水玲珑循声望去,就看见疾风激动无比地站在她的面前。

如果疾风在,那岂不是……

还容不得她多想,飞驰的马车已经停了下来,在蒙蒙的尘土之中,一个挺拔的身影走了过来。

水玲珑诧异无比地睁大双眼,还可以这么硬朗地走过来,怎么可能伤得那么重!

一边愤愤地怪师傅欺骗,一边恨恨地瞪着来人。

只是,双腿好像灌满了千石,怎么都移动不了步子。

“玲珑,我来晚了!”

沉稳低醇的男声响起在耳边,水玲珑再也忍不住,热气腾腾的泪水陡然就涌出来了。

不想看见他,赶紧走。

这个念头驱使她转过身去,只是,还没有来得及跑起来,双臂就被紧紧地抓住了。

“别走,玲珑,一切事情,我都可以慢慢解释给你听的。”

“放开我,怎么,公子还可以随随便便在路边拉扯一个不认识的女子吗?”

“恩,岂止是随便拉扯,本公子还要随便轻薄一下才罢休呢。”

疾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是自己家木讷沉稳的主子说的话?

拍了拍胸口,疾风立即转过身去,自觉地驾着马车往前走远一点,给主子留下一点私人的空间。

“放手,我让你放手没有听见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夏侯然微微弯着身子,对着喋喋不休的小嘴就亲了下去,将水玲珑后半截话语封住。

他们之间,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。

不过,一辈子那么久,还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地打情骂俏。

这一刻,时光在漫漫的爱意里游荡,再也不会打扰了。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play
next
close
X
Top
关闭
手机客户端
APP下载